广告
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推荐: 女性养生 身体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湖南视窗 > 财经 > 正文

广东版“吴英案”:200万套路贷如何圈走公司上亿资产?(转载)

点击数:网络 时间2019-05-15 18:05

  核心提示:一个拥有上亿女企业家准备上新三板时,卷入一笔200万高利贷,在黑恶势力暴力追债和法院过渡查封下倒闭破产,当21亩土地变成黑恶势力目标后,演变成坊间称为“广东版的吴英案”。肇庆高要的构陷的法律陷阱令人咂舌,更让外来的投资商心寒。

广东版“吴英案”:200万套路贷如何圈走公司上亿资产?(转载)

  肇庆讯记者姚立忠报道:随着中海、保利、恒大、碧桂园等房企相继布点大湾区之一的肇庆,土地在当地成为地产香饽饽,时下高要金渡每亩600多万,但在相邻碧桂园四季一公里的令人感到蹊跷袁红梅的高要金渡E1小区21亩土地,在2013年评估价3200万元,但是在2019年3月4日肇庆高要法院以1351万元拍卖成功,买主是廖礼祥侄儿廖超庆,几天上线闪拍形成与200万过桥借款同属一个人,至此一个蛇吞象蚕食女企业家广东版吴英案的真相浮出水面,受害的女企业家袁红梅指高要法院,为黑恶势力追债却把价值8000万的土地贱卖给廖礼祥侄儿等人,而自己还有1000多万欠款无法偿还,并将公司和个人列入法院失信人名单,更让惊奇的200万的欠款高要法院查封3000多万个人同公司财产,当地人民对“广东版的吴英案”质疑,法院过度查封不仅整垮她企业,还成为黑恶势力的掠夺女企业家财产的帮手。

  高要法院沦为黑恶势力敛财的帮手遭质疑

  据记者从袁红梅了解到,她是一个湖南籍1989大学毕业下海的女子,全凭个人努力在肇庆市高要一步一个脚印把企业从无到有,1999年成立高要市中星饰品公司,从租厂到2003年购地13450方,2006年建设标准厂房10000方,投入更新2000万设备,从小做大。2008年2012年为高要工商联优秀执委,2015年为肇庆优秀女企业家,但是,当时仅因为过桥还银行贷款,同因还款后断贷2016年7月份起欠肇庆市中行利息十多万的利息,2016年10月就在贷款合同未到期情况下将债权转移第三方,肇庆中级法院马上就中行的足额抵押的800万的债务仲裁,并在当事人不知情的下,马上移交高要法院执行评估拍卖,就让她的企业毁于一旦,企业原本计划在2018将冲刺新三版,当时很多投资方都过来考察。上新三版,也是肇庆市企业发展的一条利好消息啊!在这个骨节眼上,如何能渡过难关让企业走向壮大?

  无休止的查封,法院在为黑恶势力过度追债 :因欠廖礼祥200万,2016年05月8日在债主廖礼祥不仅盗取她宝马X6未还情况下,在报案后,为了把刑事案抹平,8天后法院出面说是法院的保全查封。随后高要法院2016粤1283民初2031号《民事裁定书》仍以廖礼祥申请查封保全375.768万元名义是本金200万,将我名下东莞长安门市货物价值384.75万元全部搬空,接着2016年12月19日查封在生产中全部生产设备价值高达1184万元,远超出申请人所主张价值,2016年12月20日袁在高要法院提出财产保全复议申请及卖房协议还款,2016年12月22日又将我个人名下所有6处房产2个 车位,2辆汽车等价值3000多万财产及个人账户及公司账号全部查封,记者从一份查封清单上看到随意填写,执法的日期和物资相当混乱。据当时现场的员工反映,每次查封都是一名法院姓林人员,其他都是廖礼祥雇请黑恶势力做搬运查扣的物资,由廖礼祥指哪里他们就查扣和搬运哪里货物,所以出现随意填写查扣清单混乱的情况,在律师查档时发现法院的档案室根本没有这个案件的文件。

  更令人震惊的是,高要法院先拘留后开庭:2017年1月25日因吕平案将她扣留肇庆戒毒所15天至2月9日,高要法院中行债务开庭定在2月7日,作为公司法人的她在关押期间多次要求联系见律师同亲人都未得到同意,工厂春节后也不能正常开工,工人人心惶惶,还有人挑拨工人联名去劳动站告,并散布谣言说老板逃往美国失联,后发现在2016年11月已将她纳入失信名单,高要税务锁定其所有投资的广州及东莞和湖南等地公司不能年审和变更法人,2017年4月28日在中行合同未到期一个月,高要法院委托将市值8000万土地厂房在未通知她本人评估为1351万,当时2013年评估价位3200万,在2017年5月中星公司与长江证券达合作协议,积极筹款并将第三方融资协议书已经告知银行和法院,并请银行和法院协助还款和解封,争取款项早日到位,却在2017年6月22日收到通知准备拍卖,在向法院多次提出异议时,法院没有启动重新评估,仍由评估公司回答评估公司是有资质,对于旁边每亩土地600多万的价格不提,对于具体当前土地为啥低估更是只字不提,一直坚称自己有评估资质。2017年3月袁红梅还委托债权人卖广州的三套房子还债,高要法院也不批准解封,从多份判决书上的法院认定上证实袁红梅所说的真实性,据肇庆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2018年2月11日消息,碧桂园以总价59470万元竞得肇庆市高要区金渡镇一宗鸿图二厂工业转商住地块,宗地面积为60337.60平米,值得留意的是,按照容积率3.5计算,折合楼面地价2816.6元/平。

  究竟谁给几十次令人发指的暴力追债撑腰?

  在中行断贷后,在公司副总廖绍佳介绍下,从廖礼祥借200万来渡过危机,但遭受暴力追债,为了不给机会还贷,达到抢占土地的目的,他采取一些列暴力行动,袁红梅89岁的父母告诉记者当时十几次上门催债情况,2015年9月12日凌晨来肇庆嘉湖新都市的3A1602催债,10多个人入户打砸,有30多年教师经历老党员当时被气得当场流鼻血,受害人先后经过20余次报警,至今公安机关没有进行侦查结果。更为恶劣他们连学生都不放过,不管怎么哀求,廖超庆多次跑到其父母居住肇庆端州丽湖居5栋103房的家里拉受害人的13岁的侄儿是初二学生出来威胁,在非法入侵住宅骚扰她89岁父母多次被骚扰,父母多次报警投诉相关部门未果,长期生活在惶恐之中,在拍卖丽湖居住房前,廖超庆带人到家里,病重的弟被恐吓气昏倒,急入医院紧急抢救一周后2018年07月25日与世长辞,最后的房子拍卖是唯一的参拍人一次出价拍卖成交,买主为廖超庆。

  律师看法:十多次暴力追债和破坏生产已经涉嫌犯罪

  法院超范围采取财产安全措施,破坏袁在东莞长安的经营20多年场地和搬空380多万货物交廖礼祥保管,工厂的用电和用水被黑恶势力莫名切断四根315KW变压器电缆,报警至今没任何结果,为非法盗取车合法化法院不惜背锅,在廖礼祥盗窃车辆后一个星期才出具司法查扣,长达一年多时间,在这样经商环境中20多次报警也没结果。法院滥用司法拘留未开庭审理,先拘留至吸毒所15天,违反法律规定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形成完整的司法构陷。袁红梅父母的退休工资成为她三年来上诉维权的唯一经济来源,案件的各种维权并向各级主管部门合法申诉,她一直坚信正义会得到昭雪。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熊律师认为整个贷款过程有套路贷的现象,并出现黑恶势力10多次运用暴力追债,以断水断电的形式已经严重破坏生产经营,造成企业停产倒闭,已经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而公安部门明知其犯罪没进行侦查已经徇私枉法,受害人应该向各级检察院进行控告,检察院应当要求公安说明不立案的理由,而律师在法院档案中没有这案卷说明法官有公权力办私案嫌疑,明知到8000万土地价值而贱卖不仅造成企业受损,有损公肥私现象,属于严重渎职,当时应向当地纪委和监委实名控告,也可以向上级审判机关纪委举报。

广告
广告